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 > 港股 > 正文

「香港股票」中冶或面临30亿元索赔 西澳项目再度延工

财经1158网 2019-07-13 12:35

由于西澳Sino Iron铁矿项目再次延迟投产,中信泰富(00267.FN)与我国机械制造科工控股公司(下称中冶)两者之间的的关系更趋于紧绷。

  8月16日,中信泰富副主席常振明在下半年后期营业额招待会上表示,Sino Iron项目第一条厂房试运行将再次延迟,由8月初延至11月,并回应感到失望。

  这是中信泰富去年第三次推迟投产年份。早在2006年,中信泰富就开始融资位于西澳的Sino Iron铁矿项目,西澳目前为止没有顺利的铁矿开发项目。Sino Iron项目原定2009年下半年投产,总投资额11亿美元。

  但截至去年6月初, Sino Iron项目耗资已攀升至78亿美元(合同496亿港币),相当于上海“雌鸟”投资额的16倍,并且很可能继续增加。

  中信泰富各个方面再度将投产延期的主要因素归于承包中冶负责的研磨主工艺技术部份,中冶负责Sino Iron项目选矿厂的的设计、采购和工程。

  知悉民众告诉本报记者,今年年初,中信泰富与中冶由于未如期完工发生纷争,相关政府机构介入调停后,两国的合作伙伴才得以继续。

  回应,中信泰富专为与中冶签订了第三份补充合约,中冶承诺第一条厂房将于去年8月31月底投产,如果中冶延误了明确规定的工程造价而使Sino Iron项目负有责任,中信泰富无权按照合约价钱的0.15%向中冶按日索赔,每日赔偿额超过500万美元,最低赔偿额为5.3亿美元。

香港股票   由于再次延期3个月,中冶的赔偿额将高达4.5亿美元(合同29亿港币).

  

  三个月前,中信泰富对去年8月初实现首条厂房投产的目的期望满满。目前为止,中信泰富不但宣布将投产期延至11月,并且不能肯定能否在11月投产。

  中信泰富在中报中表示,目前为止项目试运行中遇到的主要艰难包括:纽西兰的矿项目调试程序与我国有相当大的差别,试运行要求非常严苛;系统的试运行,例如电机室供电的试运行必需由当地符合名额的电器完成,但由于近期几年纽西兰的矿业很快持续发展,这些技师极为紧缺;纽西兰明确规定试运行需要上余家电子设备公共服务供货商的人员参与,由此带来涉及管理工作签证申请的大量简单而繁复的管理工作。

  中信泰富常务董事董事长张极井在营业额招待会上表示,延迟投产仅次于的不良影响是不能为该公司造成收益。

  为此,中信泰富不仅每年要为该项目支付数亿美元的利息贷款,还面临生产成本继续攀升的风险。

  虽然常振明在招待会上表示剩余项目主要开销的开支不会使项目总投资额超过100亿美元,但花旗银行

预定,估计有关项目的最后投入可能超过100亿美元。

  对中信泰富来说,投产仅是眼下重要的特殊任务,投产以后还将面临一系列问题。我国

工业协会一位了解Sino Iron项目的主管告诉本报记者,一方面,该项目将面临铁矿价钱下跌带来的

,“如果铁矿价钱低于100美元/吨,这个项目完全没有盈

间”。另一方面,项目后续开采仍然面临新西兰严苛的环境保护方针限制及其他随机性环境因素。

  

  虽然中信泰富表层中将延迟投产归因于纽西兰严苛的工程方针,但在私下,中信泰富将延工的主要法律责任归于中冶。

  “项目能否投产,关键性看中冶,除了中冶承建的工程建设,其他前提早就具备。”中信泰富一位管理工作民众在一次大会空隙表示。

  在此之前,中冶已两度要求中信泰富增资,总额达17.35亿美元。中冶的为由是“中信泰富更改了建筑工程”。

  倒数要求增资及难以原计划完工,令中信泰富与中冶的合作伙伴的关系近乎破裂。知悉民众称,中信泰富一度考虑更改承包方,但考虑到各方环境因素,其中的环境因素包括政府机构的协调,最后两国继续合作伙伴。

  中冶一位外部民众对本报记者抱怨,中冶几乎是根据中信泰富的要求进行工程,而中信泰富的很多要求是合理的,“完全大部份电子设备都需要从

订做订造,不但数量可观,而且安装起来非常费时耗钱”。

  一位接近中信泰富的民众则认为,中冶效率低于预想,并且在生产成本控制各个方面经验丰富。

  另一位中冶的采矿业技师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冶和中信泰富几乎是两种

艺术风格,两国在一同难以结合,“中信泰富更

化,中冶比较阶层一些”。

  不过,对中信泰富来说,暂时更换承包面临的可能性也极大。上述中钢协主管对本报记者表示,在铁矿厂房建设工程上,中冶如果做不留下来,国外其他该公司也难以完成特殊任务,另外,临时更换承包,将带来极大的工程造价延误。